婚姻百科

广告

《聊斋志异》:对望男性的情色之瞳

2013-11-18 18:13:47 本文行家:暗香幽兰

蒲松龄拖沓着一双惺忪的眼眸,在美色和情色的沟壑里昭示出来的究竟有多少红玫瑰和白玫瑰,这无疑都是男人们的人生难题,作为爱情悲剧的基因,美色相对于大观园中一男两女的纠结,说到底,都将是一世无法解开的结。

图片 1图片 1


 

我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终于再次读完了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这一次我终于理解了之前张爱玲说过的那段话,“也许每个男子全都会有过这样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我想,这段话无论如何是说到每个男人心坎上的,用简洁明了的话说,这里的真理所在无外乎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时的实际情形。然而,作为男人,倘若同时拥有““圣洁的妻子”和“热烈的情妇”,不管怎样都是可以映照男人们那颗朱砂痣的。 

我反反复复地读过《莲香》,这是蒲松龄得意之作,也是他用力最深的作品之一,在《莲香》中,他是通过人、狐、鬼之间的三角恋情,用浪漫和写实相互交叉的笔法穿越了前世今生的时间跨度,将人妖之恋作为刻意渲染的着力点,真实地显露了爱与欲、生与死的诸多复杂主题。 


  在这个故事里边,能够反映出蒲松龄对于“色”之态度的无疑就是莲、李二人的容貌体态,甚至可以这么说,莲香呈现而出的美是“倾国之姝”,而李氏则以“风流秀曼”凝练出了不俗之艳。莲香说李氏颇有几分意味——“窈娜如此,妾见犹怜,何况男子”;李氏对莲香的评价更是精妙得可以——“世间无此佳人”。实际上,莲香的身体,无论从哪一层意义上说,足可见得,都伴随着性的享受,息烛登床,绸缪甚至;而李氏的身体,却不及莲香般妖娆,这具鲜活的肉身寄托着的是一种病态的审美,“手冷如冰,身轻如草”,卷其体不盈二尺,三寸金莲翘翘如解结锥

 

蒲松龄就是这样将莲香和李氏二者之美珠联璧合的,在整部作品中再现了姹紫嫣红的“盛景”,虽然是两种参差错落的风情,对于要艳遇媚俗而言,任何一种美都可以达到极致。 不难看出,蒲松龄对瘦弱寒怯之美是有着特殊偏爱的,且不再说《莲香》里的李氏,在其他的文段中,都能寻到类似这样的女性体质。比如青凤的“弱态生娇,秋波流慧,人间无其丽”;娇娜的“娇波流慧,细柳生姿”;葛巾的“纤腰盈掬,吹气如兰“等等,虽然在表现笔法上各不相同,但是其烘托出来的效果却是一样的生动而委婉。因此,蒲松龄笔下的”轻”字之美是最能直入人心的。 


  我们姑且以为蒲松龄喜欢“瘦弱寒怯”之美是一种嗜好吧,有些偏好是难以驾驭的,这也正是在《莲香》中,作者的笔墨偶尔会游离主题的客观原因。尽管女性之美在很早以前就被苏东坡用“肥瘦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反复强调过了,但是作为中国男人,在一双双情色之瞳里折射出来的对瘦弱之美的欣赏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况且时至今日,男人们依旧延续着这种审美“嗜好”。女性美之于小蛮腰,再之于瘦弱娇柔,永远都是无可挑剔的完胜,较之历史前辈唐明皇对杨玉环体型丰腴的情有独钟,或许只能算是另类了吧。 
  

蒲松龄在《莲香》中除了一味的描述自己的眼中的“瘦弱美”之外,还有一处审美的焦点是李氏的三寸金莲。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此妾下体所着,弄之足寄思慕。”在这一个章节中,蒲松龄各有侧重的三次写到了“足”,先是桑生在得到一只尖细如锥的绣花鞋后那种“心甚爱悦”;再就是李氏的自恋情节,”留鞋为信物“,还有“返魂后的大哭”,都充分说明了这个女人对于足的自恋程度甚至到了“思醉神迷”的地步;最后则是通过莲香的一系列反应来借喻这种思潮的,莲香对李氏的小脚也耿耿于怀,所以在病榻之前总“以此相戏”。由此可见,在蒲松龄的眼里,李氏等人的“瘦弱寒怯之美”,不仅仅是一种面貌与腰身呈现而出的,最动人心魄的地方还有这些女人体下金莲,基于这些,在《聊斋》中到处可见“点脚之笔”也就无可厚非了。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刻意的从迷恋足到迷恋鞋的过渡,实际上也是必然的移情结果。无论怎么说,他都不能算是世出的大家,他只是一个男人,纯粹得就像当今夜店里依着高脚椅喝着威士忌的“闷骚男”,虽然在他的笔下,我们总能透过一些人物的音容笑貌逐个地深入到她们的内心世界,但是对女色的审美,从来都没有哪一个能够达到如此的精神境界。即便是有,抑或藏匿起来的,就不能算是一种对话,类似蒲松龄眼中这些单薄寒怯的女鬼,我们或许是倾其一生都无法遇见的,唯有透过文字一次次在她们身上感受着这种超越生死的巨大精神力量。


  蒲松龄是这样辨别莲香和李氏的,相对于莲香温和的艳媚,李氏则就显出了炽烈的柔媚,尽管在《聊斋》里还有一类女性是与莲香和李氏都不同,但是她们身上都散发出来了最优异的漂亮、活泼,以及无忧无虑。或许她们就是传说中的“第三类女人”,这些女人与莲香、李氏的最大区别是对男人的态度,能对男人投怀送抱的是莲香、李氏之流,在两性关系中,一直都充满了性的渴求和吸引,所以莲香和李氏的这种姿色恰好中和了性趣背后的各种媚态。

 

蒲松龄拖沓着一双惺忪的眼眸,在美色和情色的沟壑里昭示出来的究竟有多少红玫瑰和白玫瑰,这无疑都是男人们的人生难题,作为爱情悲剧的基因,美色相对于大观园中一男两女的纠结,说到底,都将是一世无法解开的结。男人裆下的阳具,一直都是开启色欲之门的钥匙,当我们在《聊斋志异》中一次次对望蒲松龄这个“闷骚男”的情色眼眸,我们甚至相信在所有男人的情感世界中,情色都将是一道至美的风景。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