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百科

广告

遗漏进盛夏光年里的爱情传言

2013-07-08 19:07:16 本文行家:暗香幽兰

故事毕竟是故事,我毕竟是我,她毕竟是她,假如说,我们之间的相爱和分离不过是上帝给开出的一个玩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依旧愿意对着万家灯火虔诚地许愿,我想找到那根断裂的肋骨,我想祈求上帝网开一面,我想请上帝许我一次瞬间的顿悟......倘若这样真的可以改变故事的走向,我想,我愿意停止所有游走着的笔墨,在某一个深夜里去描摹无数清欢,自此后,永世不再逃亡。..

图片 1图片 1

凌晨一点再多一分钟的时候,我终于让我的小说走到了最后,在这个故事里,我足足让自己行走了半年,如今,我问她:“在上帝那里,断掉的那根肋骨,到底是谁的”。她却答非所问:“盛夏光年是什么意思?”这道毫无关联的问题,藏匿在结尾处,竟然尽是漫长而又凉薄的沉默。

 

故事里,我与她是一对曾经互相轻蔑过,到中间却彼此来往的两个人,直到后来,我们在一起又互相作贱,我们才终于认清楚了彼此的真实面目。岁月的两头,住着青春和苍老,我们被安排于其中,一路跋涉,爱恨别离,不过是清浅浮生。

 

离开她之前,我用一条简短的留言给她讲述了“盛夏光年”的含义——“虽然在盛夏时节恒星和行星离得很近,但是这两颗星辰的距离还是要用光年来计算。”我走之后,特意换掉了手机卡,与她从此再无瓜葛。

 

那天下午,一连几日的阴雨后,难得艳阳高照,我决定在月台上撕毁我们在一个月前预定的船票,不过是一次旅行,到如今已经变成了不值得再探究的一个愿望。当我看到她的背叛在夏日的黄昏招摇过市,当我再没有能力去包容这个尘世遗留下的哪怕是丝毫疮痍,这个城市与我之间已经被筑起了一道道屏障,我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隔着厚厚的壁垒,我的眼睛穿不透任何光亮,怨恨,羞愧,还有诅咒,时常逼迫着我,甚至尖刻到难以自由呼吸。

 

我和她撕破了脸,在一次狂风暴雨后,围着一个原则性问题闹得不开不交,我们像是一对疯子,谁都不服气,叫嚣着追赶,瞪着眼睛撒娇,最后,我干脆对她说:“我不爱你了,谢谢你让我从此以后更加自由”。

 

就在这个刚刚发生了一些故事的城市里,我确实不爱她了,昨天的时候还爱着,今天已经不是了。我没有否认自己一直都不够坚强,对待爱情,从来都没有像一个女人那样来得洒脱,她转身之前的最后一刻,我的眼睛把一切假象揭穿的毫无保留,肆无忌惮的眼泪续写了日后的一切落寞,转身之后,我们谁都变得面无表情,日后很久更是无精打采。

 

计程车去往火车站的路上,隔着流动的车窗,我一直都在做着一个挣扎,我无数次地问自己,要不要留下来,我是不是要以日后某一个幸福的比拼去证明如今这个错误的决定。司机师傅,终于忍无可忍,冷冰冰的冒出一句:“火车站到了,赶紧下去。”于是,我开始耻笑自己,这段路程,或许足够让我矛盾一生。

 

午夜的站台,一些旅客幽灵般的从地下甬道里窜出来,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多多少少都会让人毛骨悚然一番,检票上车的那一刻,我对着自己的暗影说:“我走了,你一定要幸福。”

 

夏天,分手,远行,逃亡……这些都是这一季难以平复的主题词,遗憾的是,无论如何我都把剧情里的故事绑定在了夏天。或许是因为从15岁开始,我就特别喜欢盛夏光年,在我的心目中,它不仅仅是为了表述一个雌雄同体的故事,关于青春,关于爱情,里边太多使人感动的东西,总是被回忆青春的人一直都牵着,我在里边得到更多是共鸣,还有希望,如若不然,我也不会在这个故事里引用这句话——“如果我还在那个年纪,我也会演绎比这更完美的故事”。

 

这些,都是我喜欢夏天的理由。

 

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我把自己深深的锁进一间出租屋里,每天只是写书,我推掉了所有网站的约稿,没日没夜的续写其中有着自己的故事。在那段昼伏夜出的日子里,我将一切回忆都遗忘得彻彻底底,甚至忘记了以前的自己是谁,要不是有一天下午躺在床上酣睡的时候突然收到她的信息,我还真的记不起,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认识她,她也认识我。

 

当我终于因为手机里的一些文字明白了什么叫做记忆的时候,我才猛然间想起,在现实中存在着的每一个人,甲乙之间总是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左边和右边,西边和东边,即便相隔再短,现实中的遗憾都是一样的。于是,我终于开始了所有的想象和回忆,如果人类真的有灵魂,当初我和她在曾经无言的岔道口,是不是真的遇见了另一个自己,所以才可以微笑着掉眼泪,所以才可以洒脱着说分手。

 

一些故事,注定要与曾经发生过的场景不谋而合,和谐和矛盾,只不过是些情节,一个灵魂被掏空后,回忆时常被弄得支离破碎。我与她的故事近乎俗套,简单着相遇,复杂着相爱;咆哮着闹别扭,平静着说分手。直到我们决定做形同陌路的两个人,我才可以与这座城冰释前嫌,就像当初看破有些人的奸计一般,我苦笑着离开,对于周遭所有的送别都不屑一顾。转身的时候,我只说了一句,“一定要幸福”,而后就听天由命。

 

故事毕竟是故事,我毕竟是我,她毕竟是她,假如说,我们之间的相爱和分离不过是上帝给开出的一个玩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依旧愿意对着万家灯火虔诚地许愿,我想找到那根断裂的肋骨,我想祈求上帝网开一面,我想请上帝许我一次瞬间的顿悟......倘若这样真的可以改变故事的走向,我想,我愿意停止所有游走着的笔墨,在某一个深夜里去描摹无数清欢,自此后,永世不再逃亡。所以,我才在我们的故事里这样写道;“我和你只是一个的故事,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个全新的线索,就比如盛夏光年,就比如那些雌雄同体的传言。只是,这么多年来,我走进了你的世界,我躲在里边不出来,就是故事,我若起身而逃,那便是结局。”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暗香幽兰山东烟台中学老师,喜欢文学,喜欢写字的快乐,新浪多个圈子管理员。